《巴伦周刊》:合理计划减少长辈高额护理费用

《巴伦周刊》:合理计划减少长辈高额护理费用
2018-06-26 14:21 新浪美股
图为《巴伦周刊》杂志封面图为《巴伦周刊》杂志封面
阿勃威官网 国元证券认为,十九届三中全会的提前,以及两会的临近进一步提振了市场风险偏好,A股市场开始进入温和回升的通道。

  导读:更加长寿的缺点是很多人晚年因慢性病生活不便,需要人帮助护理基本生活,这对赡养人造成很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巴伦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称,通过合理计划可减少高额护理费用,减轻赡养人身心负担。

  护理一开始通常很简单,大家甚至未把它当回事儿。也就是请几天假陪父母去医院做检查,或者是每个月花几百美元去看看长辈,或者多坐几次飞机回家帮父母转到老年社区。护理工作似乎可控,但最终却无法收拾。短期康复有可能延长至多年并打乱生活,使家庭功能进一步失调及本来可靠的退休计划告吹。护理问题甚至对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merica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 AARP)护理专家戈尔(Amy Goyer)来说也是一大问题。

  戈尔父母曾为退休做了充分准备,有养老金和长期护理保险,更别提女儿还能获得周围一些最好的资源。和很多富有的老年人一样,他们入住一个继续护理退休中心,但五年后被迫搬出来,因为戈尔母亲中风后所需额外费用飙升,而父亲则查出患老年痴呆症。

  于是戈尔从华盛顿特区回到在凤凰城的老家照看双亲。她母亲几年前去世,但去世前戈尔一共照料她12年。戈尔称,“这件事令人震惊,我不知道会持续这么长时间;我从事老年工作30几年,护理老人尚且十分困难,不能想象其他人会怎么样;由于不可能准确预计亲人的需求会如何变化,所以我要不断地解决问题。

  这种不可预计性使得长期护理成为年老后的最大挑战之一,以及为何在有关退休的讨论中不被人关心。护理没有简洁的模式可循。当今65岁以上的老年人大约70%需要长期扶助。护理50岁以上老人的护理人员数量为3400万,而且有可能增加:更加长寿的缺点是很多人晚年因慢性病生活不便,需要人帮助护理基本生活。专注于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咨询公司Age Wave负责人戴克沃德(Ken Dychtwald)称,“长期护理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切实需求,设法做好准备是每一项财务和退休计划的部分内容。”

  然而人们经常没有制定计划。Genworth Financial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2/3的受访者预计政府将包揽自己全部或部分长期护理。不过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只涵盖一些需要技能的护理服务,不包括很多长期护理服务的费用。

  而且有关长期护理费用的统计数字有可能助长勤于储蓄者的自满情绪。比如据Genworth最新调查,老年人在养老院拥有一个私人房间的费用去年全美中位数为9.75万美元,住养老院的平均时长为两年,总费用略低于20万美元。

  虽然费用不低,但很多富裕老人的积蓄能应付。不过上述估计可造成一种虚假安全感。首先Genworth估计,如果保守假定通胀率为3%,那么20年后养老院一间私人房间一年费用将达17.6万美元,而那时今日65岁的老年人或许需要护理。那么就会有很多需要花钱的地方——从尿不湿、机票之类的小额花费到请私人护工等大额花费。这还不包括赡养人辞职或请假造成的间接费用。

  最大风险来自于老年痴呆症之类的慢性病,老年人患这类慢性病后能活10年或更久,从而使长期护理总费用达到50万美元或更多,其中请家庭护工是一笔大开支,而且只会越来越贵。美国金融服务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Financial Services)退休收入计划教授霍普金斯(Jamie Hopkins)称,美国将迎来长期护理危机,今后15-20年护理人员数量将减半,护理费用将大增。

  本刊采访了律师、护理管理人员、保险顾问和护理人员,以厘清各护理阶段和制定计划。

  第一阶段:需要护理

  本阶段情形:最初感觉护理就是搭把手。家人往往热情参与,开车送老人去看医生或跑腿,做些轻松的家务帮忙,甚至仅仅是多多看望。

  这一阶段的成本难以估计,因为花费不固定,很少有人记录。而且成本有可能逐渐增加。公共政策研究员、顾问汤姆林森(Anne Tumlinson)称,这是“震惊与逃避”的阶段,人们试图逃避作出艰难决定,这有可能导致日后捉襟见肘。

  你能够做什么:长期护理大部分由家人负责——所以开家庭会议和需要护理的人讨论不同情形下的他(她)所希望的护理方式。这种情景计划应包括对健在配偶的安排,这一点经常被忽略。比如,如果一对老年夫妇因一人需要更多护理而入住一家护理生活的设施,那么这人去世后配偶也许不必住在这里。搬出去可减少长期护理成本,而且也许对老人的感情健康更有利。

  家庭会议还应对可利用的资源——人手资源和经济资源——作出评估。向医生和律师咨询护理服务提供商和老年社区情况。寻找能支持交通或陪护的社区资源,估计发生危险情况时能给哪些邻居、家人或朋友打电话,或者更经常地探访。全美老年人地区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rea Agencies on Aging)对选择当地资源(比如护理服务提供商和长期护理设施)提供参考意见。即使主要计划和备用计划是留在家中,护理专家也强调有必要尽早查看护理设施。绝大多数护理设施都有人等待入住,不应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作出入住决定。

  这也是评估有关经济选择的时机,包括是否投保长期护理保险。一旦有人需要专业护理、患多发性硬化症之类的慢性病或行动不便,这时再买长期护理保险几乎肯定已经太迟了。保险各不相同,但长期护理保险一般涵盖认证护工、生活辅助和成人日护费用。这种保险有很多作用,但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通常的规则是,保险可减少资产短缺25万美元-150万美元。对于那些投资组合更大的老年人来说,长期护理保险可缓和未来的家庭纠纷。Pinnacle Advisory Group财富管理部门总监基塞斯(Michael Kitces)称,这些人能够负担绝大多数长期护理费用,但有可能造成子女间的冲突,因为他们必须决定把多少预计继承遗产用于护理,长期护理保险有助于减轻这些冲突。

  财产规划律师可把个人希望获得的这种护理编成预嘱,从而有助于尽量减小家人不和。新泽西州律所Fort Lee财产律师申克曼(Martin Shenkman)称,如果资产超过50万美元,一个选择是用联合受托人或机构受托人创立一只可撤回信托确保制衡。

  第二阶段:急转直下

  本阶段情形:在亲人发生中风、摔倒之类急诊事故而不能行走、说话或自理之后,很多人一夜之间承担了护理任务。他们的第一项任务也许是仓促决定住院治疗后转到短期康复或特护设施、如今又从这些设施出来的亲人去哪。汤姆林森称,这就是回到医院风险最大的地方,因为这将开始恶化你面对各种情况的又一个循环;如果你尝试自己解决,那么你会犯错误,护理就像办公司,应听取专业意见。

  只要患者入住康复设施前至少住院三天,联邦医疗保险通常全额支付康复设施前20天的费用。之后患者每日自付167.50美元,这部分可通过补充保险弥补。不过联邦医疗保险对这段时间患者康复进展有严格要求,而且不赔付长期护理费用。

  接下来通常是刺耳的提醒。老年人权益主张机构LifeSpan Care Management创始人纽威尔(Mike Newell)称,这是一段令人意外的时间——对于客服、护理质量和选择不多的意外,因为服务提供商只告诉你他们做什么,而不告诉你其它机构做什么,而且这些机构彼此不沟通。

  在某些情况下,这时一位家人(通常是女性,因为护理者三分之二是女性)该考虑辞职承担护理责任。U.S. Trust前营销高管Karen Van Dyke在95岁的姑妈摔断胳膊后开始照顾她,以为最多就照顾几年。10年后Van Dyke收缩她开始在圣迭戈创办的老年护理公司业务,以腾出时间做自己的主要工作——照顾姑妈、协调帮助这位老年人的九个人的工作,其中包括多位理疗师和财务顾问。Van Dyke称,她不仅职业上退步,而且还失去了很多生活机会;目前的情况是她不能出远门,不能全神贯注自己的公司业务,因为要照顾姑妈。

  赡养人常常在收入见顶期间离职,这不仅影响他们的收入和职业道路,而且还影响今后的社会保障福利。专家建议必要的话缩减工时或接受比较灵活的工作,即使所有工资都用来请护理人员也要保住工作。霍普金斯称,大家认为自己照顾母亲更方便,但这有害财力职业和退休安全保障,通常得不偿失。

  你能够做什么:老年护理管理者可帮助你走出护理迷宫,应是你访问的第一站。一些老年护理管理者有社会工作背景,擅长处理紧张的家庭关系,或充当也许不在老年人身边的家人的耳目,有的人甚至能在紧急情况下送老人就医。其他老年护理管理者有护理或保险背景。费用每小时125美元-185美元不等。虽然这方面没有监管机构,但当地老年部门也许配备有一名居家护理管理员。长期护理保险有时理赔部分护理管理费用。

  物色收费护理人员是整个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之一。这些人有三种:做饭、打扫卫生或打杂的护理人员;帮助需要亲自动手的任务(比如如厕、喂饭、穿衣)但不能帮助用药的家庭健康护理或认证护理师;进行用药管理及注射等临床需求处理的有执照护理师或注册护士。

  通过代理机构物色上述人员能让你免去税务工作、背景调查及最重要的是有人请病假时找后补护理之劳。不过该行业人员流失严重而且没有多少监管。医疗保健顾问公司PinnacleCare的肯德里克(Karen Kendrick)建议找一家提供护理人员教育培训,在护理人员不如意时能几乎马上替换的机构。还要问一问机构是否给自己的护理人员提供带薪病假,因为这将阻止护理人员带病工作,而带病工作对被护理的病人或老人可能有害。

  不过对于那些需要大量护理的老年人(比如戈尔父亲,需要经常监控和两人协助沐浴),直接请护理人员价格可低30%-50%。戈尔称,物色后备人员很困难,但机构会派从未见过你亲人的护理人员过来,你必须向他们演示怎么护理。

  多数长期护理保险会赔付认证护理师和家庭健康护理师费用,以及使长期费用下降的住所改造费用。不过直到老人需要亲手护理,通常为两项生活起居(如沐浴、穿衣、吃饭)需要护理时才开始理赔,这意味着在得到赔付之前有可能因长期支付生活护理或家庭健康护理费用而捉襟见肘。另外长期护理保险只涵盖几年护理费用。而且在涵盖的这些年中,每日支付上限只有250美元-300美元,这个上限不难达到。所以对长期护理保险应策略性利用,同时利用面向社区或老年人的福利。能走动的老年人可利用日均费用约70美元的成年日护服务,这远低于家庭健康护理每日6小时135美元中位值的费用。另一个选择是,一些老年公寓开始将其护理和服务外包。

  一度被理财顾问抨击的反向按揭又成为富裕客户为护理筹资的一个不错选择。这方面有一些重要情况需明白:首先仅供62岁以上仍能居家生活的老人。能获得的金额与其年龄有关,一位80岁的老人最多可获得房产价值的60%,上限67.9万美元。反向按揭贷款在房屋出售时偿还。不过由于还贷利率仍然很低,McLean Asset Management退休研究部门主管Wade Pfau称,可以积蓄反向按揭贷款所得,然后将其用于支付护理费用。

  第三阶段:赡养人不堪重负

  本阶段情形:精疲力尽、抑郁、还有庞大的账单。纽威尔称,每个有关人员都受到影响,这一阶段大家的生活都被改变。

  无论是就所需时间还是实际护理水平而言,本阶段往往更加紧张,有洁癖的人不习惯:将近60%的赡养人进行清理饲管、注射、处理导尿管之类的医护工作,而且通常没经过什么培训。

  你能做什么:对于因为认知下降或卧床不起需要技术性更强的医护和经常照管的老人来说,老年公寓也是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汤姆林森表示,对选择老年公寓的人来说出乎意外的是,赡养人通常必须请一位私人健康护理扩大老年公寓的标准服务,这令那些一年为一家高端养老公寓出六七万美元的人震惊不已。

  居家护理也很贵,尤其是如果需要24小时护理。全天家庭健康护理费用中位值为一小时21.50美元,一日护理16小时的费用为每天344美元。这是在针灸、一次性床垫等其它一长串物品费用之外的费用。戈尔称自己在这些物品上面可能每月花费数千美元。

  对于那些缺钱但希望留下一笔遗产的人来说,医保即期年金是一个选择。这种产品不普及,只有Genworth等少数保险公司销售,但长期护理独立保险经纪人博顿(William Borton)称,这是有利于投保人的。预期寿命还有三四年的老人可以买一份15万美元的即时年金,获得一年3.5万美元-4.5万美元的免税额——数额不大,但可减少钱不够用的担忧。

  最后,建议赡养人评估评估临终关怀设施,通常联邦医疗保险覆盖这部分费用。临终关怀员工可估计老人弥留时日,了解使其感到舒服的最佳方式,以及同样重要的在身心上支持赡养人。询问临终关怀机构的临终关怀方式,是否由同一团队陪伴老人走到最后,以及如果用志愿者,志愿者的招聘方式与管理方式。

  戴克沃德称,这些机构对人生的这一阶段十分熟悉,大家认为护理很麻烦、费钱、令人头痛和心累,但那些过来人也从中获得巨大滋养,独自一人承担护理工作令人不堪重负。戴克沃德 10多年来为父母的护理花了120万美元,相当多的亲手护理工作由其兄弟完成。(柠楠/编译)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巴伦周刊 护理 赡养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